征影君

关于他的好感度

渣文笔OOC见谅,新手试水,不喜勿扰

关于他的好感度

80的场合

25%    “大家好,我是新转学来的,在以后的日子里请多多指教。”少女浅浅的笑着鞠躬,山本手撑着下巴看着讲台上据说是新转学来的女生,“唔,长得蛮可爱的,新同学啊,会是什么样的人呢?”下课后看着被人群围住的少女,利落地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去“今天棒球还有训练,就先走吧,啊,还有和阿纲他们说一声。”

50%    “哇,不愧是山本同学,今年的情人节也收到了好多巧克力啊。”山本怀里抱着大堆的巧克力说“哈哈,女生们还是这么热情啊,呐,阿纲,一起来吃吧!”“欸?不了不了,这毕竟是人家的心意,我还是不吃了吧”纲吉连连摆手“不过今年收到了京子酱的巧克力了!超幸运的”“废柴纲,不过是义理巧克力而已有什么高兴的?”“Reborn!”山本笑眯眯地看着,果然还是很热闹啊,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看向正和友人聊的愉快的少女“不知道她把巧克力送给谁了,可恶,有点在意啊。对了,之后有棒球比赛,也邀请她来看吧。”

75%     夕阳下,山本武走在回家的路上,手持这棒球棍轻轻地敲击这自己的肩膀“今天的训练也很认真啊,果然还是最喜欢棒球了。不知道老爸做了什么好吃的,好期待。”“你们打算干什么?”突然听到少女有些慌张的声音,山本下意识地看过去,然后微微眯了下眼睛:几个不良少年围着少女,脸上挂着奇怪的,令人不适的笑,仿佛还要动手动脚,看起来不太妙啊。山本一边向人群走去一边大声说“喂,你们,打算对女孩子做什么啊。”不良少年们抬头看着山本“哦,是想英雄救美啊,不过你只有一个人,能做到吗?”“哈哈,试试看啊。”说着眯起琥珀色的眼睛冲了过去。冲到人群中拉起少女的手说“别担心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坚定的眼神在夕阳下闪烁着似乎要把人灼烧的光芒。

100%     “棒球笨蛋,周末去十代目家吗?十代目邀请我们都去。”“不了,周末我还有事,帮我告诉阿纲和小鬼一声。”“切,棒球笨蛋,居然敢不去,算了,不去也好,反正身为十代目左右手的我去了就好。”

周末,特意穿上新买的衣服,山本脚步轻快地离开家向商店街走去,今天和少女约好了在商店街见面,作为上次搭救的报答少女想请山本吃东西。“吃什么都随便,能和她一起的话怎么样都好。”山本来到商店街,仗着身高的优势一眼就看到了少女,没办法,在他心里那么特殊的她就像珍珠混入沙砾中一样好辨认。“呦!你来这么早啊,不好意思我来的太晚了。”“没关系的山本同学,是我来早了。”山本笑着说“还是这么生疏啊。”轻轻地摩挲着下巴又道“上次帮了你还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呢。”少女有些无措“可以吗?毕竟山本同学平时那么受欢迎,人又那么好,许多人都喜欢你,成为朋友什么的怎么看都是我得寸进尺了。。。”少女的声音逐渐变小,山本转过头来直直地盯着她“是吗?”望向她,看着小小的她眼里自己的身影,向前一步。嗯,果然更清晰了,现在只有自己了。声音放低,认真地问道“你说的许多人,包括你吗?”

你,喜欢我吗?

当你离去

渣文笔,新手试水,不喜勿入

当你离去

27的场合:“喂,废柴纲,快起来!上学要迟到了!”一边这么说着手下却毫不留情地将书包砸过去。“啊啊,知道了Reborn,真是的,就不能好好的叫人起来吗。”纲吉极不情愿地从床上起身,好不容易才能梦到她啊,真不知道这算美梦还是噩梦啊。本来是一起逛街的,可下一秒却看到她染血的白裙,但自己却束手无策。不管怎么样,总归是又见到她了,应该还算不错吧,终于又梦到了她,是愿意原谅我了吗。一边下意识收拾着一边心里想着,没有看到自己的家庭教师垂下眼帘“阿纲这家伙,果然还是放不下吗。”

终于到了学校,几个男生看到纲吉大声嘲笑着“喂 ,废柴纲,你那个小女朋友呢,怎么最近没看到你们一起啊。”“哈哈哈,这还用说,人家肯定是看清楚废柴的本质就离开了。”“就是就是,那么好的女生怎么可能和废柴成为朋友。早晚会倒霉的”几个男生放肆地说着恶毒的话“喂,你们几个,再乱说十代目的坏话就去死吧。”狱寺手持炸弹狠狠地威胁着。看着几个男生落荒而逃,狱寺转过身看向纲吉“十代目,您没事吧,我已经。。。。”话语在看到纲吉的眼神后戛然而止,幽暗的,仿佛没有一丝光彩,静静地看向他“没关系,毕竟,他们也没用说错啊,她已经不在了”也确实是因为我的关系才会遇到那种危险。没有说出口,但狱寺却看懂了,’十代目他,果然还是在自责’可是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,他也不敢相信,那个比自己更早遇到十代目的,总是温和的浅笑着帮助十代目的女生,真的因为黑手党的威胁而离去了。他现在也无法忘记十代目听到这个消息的样子,从未见过有人能有如此痛苦的表情。。。

如果不是我,她本来也可以好好地活着的,为什么,为什么她会遇到这种事,都冲我来就好了呀,怎么办,好想做点什么,好想毁掉什么,可她那么温柔,不会同意这么做的吧。那我乖乖的,她一定会回来的吧,她明明和我约好了,不会随随便便爽约的!纲吉抱着头蹲下,完全听不到狱寺着急的呼唤“十代目,十代目,您怎么了!”如果我能更强的话,如果我能拥有保护她的力量就好了。怎么办,失去她,好像自己的灵魂也被抽离了,不如就这样去找她好了,她还会愿意见我吗,毕竟没有我她也不会出事,这样的话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相识啊。纲吉在昏迷前终于浅浅地留下眼泪。